旅日
旅日侨网

侨日瞧日:长崎灯会

  • 2019-04-12 18:54:15
  • 来源:侨日瞧日
  • 作者:longsheng

长崎于1689年建了一个大院子,名为“唐人屋敷”,乘唐船(中国船)来做生意的唐商、船员(清国人)都得住进那里,除却唐船抵岸离岸时将船中供的妈祖像关公像往市里唐人寺送迎、交易谈判、修理船舶等时,不准他们出入那大院子。十年后,又在“唐人屋敷”门前填海造田修了一个放唐船载来的货物的巨大仓库,名叫“新地蔵”。那“唐人屋敷”存在了180年,而今日长崎新地中华街就在那“新地蔵”原址之上。唐商、船员们在“唐人屋敷”中一住就是二三个月,很少能外出,应是很寂寞。但他们会自寻其乐:吟诗作画、饮酒作乐、掷色子赌钱、自己演戏……赶上过大年闹元宵最是热闹,那天“唐人屋敷”被灯笼和蜡烛装饰成了座不夜城,唢呐锣鼓声响,大院的空场上在耍腹中点有灯火的巨龙……

大红灯笼高照,喜庆对联贴门上,鞭炮乒乓响彻云霄,这是中国国内在过春节。正月十五吃元宵、闹花灯、猜灯谜、赶庙会、踩高跷、跑旱船、扭秧歌……热闹尽兴大年方算过完。

大红灯笼、四角灯笼、六角灯笼、跑马灯、造型灯……灯笼、灯笼、灯笼,满街灯笼,成千上万的灯笼。这里是张灯结彩的世界,这里是今日日本“长崎灯会”,它的主会场在新地中华街和与它比邻的凑公园。

1986年,新地中华街街口立起了牌楼——中华门,中华街上的饭店商店组成的中华街振兴组合,开始考虑招揽顾客观光客活动的好办法,长崎已有夏日的“盂蓝盆”和“精灵流”,秋日的“宫日”等祭日活动,他们就选择了寒日里的春节搞活动。因为日本人已不过旧历年了,那时期正是各种行业的淡季,从长崎市到中华街都少了观光客。几经考察,他们将活动内容锁定在灯笼上——搞灯节闹元宵,起名“灯笼祭”。

次年春节,新地中华街上挂起从大陆台湾香港采购来的四百盏灯笼,饭店商店都贴起春联年画,食品商品大降价,还推出舞狮舞龙,组织幼儿、小学生穿上中国民族服装,敲锣打鼓,提着彩灯、围着新地中华街游行……“灯笼祭”一炮打响,促销成功,还将以前流行在“唐人屋敷”的中国风俗复活、推进到长崎市民的生活中。1990年,长崎市苦于昔日在对外贸易的独占鳌头风采不在、观光客锐减,搞了振兴观光的“旅之博览会”,“灯笼祭”在临近中华街的凑公园的博览会会场大放异彩出尽风头。也正好那时长崎商工会议所提出了“光之街长崎”的设想,因为长崎是海港,它的夜晚灯火通明,以前有“日本的香港百万美金之夜”的美称。

市的“光之街长崎”设想与新地中华街的“灯笼祭”不约而合,市观光科和商工会议所找到中华街振兴组合,商量由市和中华街共同举办“灯笼祭”,市里出补助金并负责宣传,中华街负责具体行事。中华街的“灯笼祭”提升到全市的节日,它被起了个洋名叫 Nagasaki Lantern Festival 日文表示为 “长崎ランタンフェスティバル”,中文则是“长崎灯会”。

正月初一至十五,整个长崎市染上喜气洋洋的中国色彩,一万两千盏灯笼挂在中华街、凑公园、唐人屋敷遗址、中央公园、兴福寺、崇福寺和许多繁华的街道上,有轨电车也梳妆打扮彩饰龙凤,像个活动的巨大灯笼穿行在市中。

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中华街垂挂的灯笼下走动观赏着,在商店中购买中国物产和食品,各家饭店顾客暴满。然后他们走到大会场凑公园,那里四周搭起大棚,展示着一组组大型的造型灯,门神风神雷神、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孙悟空大闹天宫,常娥奔月、杨贵妃、财神爷、大雄猫、长脖鹿、龙、虎、龟、蛇、龙凤呈祥、兔儿爷……凡中国民间传说、十二生肖,无不尽有。那十二生肖中,尤以当年生肖最显眼最高大,有一年我看到的是十米高的“三羊开泰”,有一年我看到主造型灯换成了“金鸡报晓”。会场正中是个大舞台,狮舞、龙舞、中国杂技、京剧、太极拳、鼓乐、歌舞、灯谜……在轮番演出,会场两侧设置着数十家挂着灯笼的摊位,出售着日本中国的小吃和风俗工艺品,买卖十分兴隆。

穿着清朝官服民服的一百五十人的队伍,打着彩旗从崇福寺那边往中华街走来,队伍中间是两台大轿,上面坐着中国皇帝和皇后,轿前轿后是九州各地的“密司”扮装的皇妃们,“龙踊队”在给这支队伍壮着声势……这是从几十个小孩子的“提灯游行”发展而来的“皇帝出行”,表现皇帝皇后走出紫禁城和百姓共度春节;穿唐船唐人船员服装的一百五十人的队伍,从唐人屋敷旧址上的福建会馆走出,他们抬着妈祖像,敲锣打鼓放着鞭炮,向着兴福寺游行而去,这叫“妈祖行列”,它再现了有一百八十年历史的来航唐人送迎海上保护神情景……

长崎新地中华街的“灯笼祭”变成了盛大的从大年初一直到十五元宵的“长崎灯会”, 其中有老华侨和日本人的功劳苦劳,它既宣传了中国文化也促进了长崎市的观光事业,这在日本是独一份,世界也少有。除去留学生,长崎的老华侨只有几百人了,那参加筹备灯节、做各种表演负、责安全的数千人和来看灯会的百万人中,更多的是日本人。“长崎灯会”的灯笼由往年的一万两千盏增加到一万五千盏了,今年是兔年,长崎灯会中的最大的灯是“兔儿爷”。每次去看“长崎灯会”除了有在异国也能享受过春节元宵之乐和缅怀老一辈华侨华人生活外,我都发“这样庶民间的文化交流多起来,何愁日中关系中的疙疙瘩瘩借不开?”的感想。

最新热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