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
旅日侨网

侨日瞧日:从彩船流到精灵流

  • 2019-04-05 17:38:19
  •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longsheng

曾写小文《唐人屋敷》,说唐人屋敷是日本江户时代锁国政策的产物与象征,是1688年动工建造、存在了180年的一个大院子,用来强制来长崎做生意的唐人(清朝人)住进去,直至归航。说过进它二门可见正面有座“土神堂”,右侧有一栋也叫“牌位堂”的“仙人堂”,里面供着来长崎途中及在唐人屋敷滞在中死去的唐船船主船员的牌位,待聚够一定数目后,送他们魂归故土。还说过唐人们在那大院子里的许多生活习俗和行事流传到了长崎市井。

今天说说那“牌位堂”的事吧。“牌位堂”有中日两国人的许多称呼:牌位堂、位牌堂、仙人堂、灵牌堂、灵魂堂等。有唐人屋敷时代,一年中来长崎做生意的唐商船主船员近万,同一季节里居住在唐人屋敷的人会有数百至两三千,生病遇灾死几个人是正常事,那种死在异国它乡的唐人绝大部分是埋在市内的唐人寺里了,但他们的灵魂却老想回故土,于是便有了那座牌位堂,先将他们牌位也就是灵魂安置在那里,隔段时间再送他们魂归故土。

那时唐人屋敷的唐人有祭奠死人和送灵魂的老习俗,死人尸葬日本后,活人们还会做条一丈长的木船装饰起来,载上死人牌位、纸人供果,请唐人寺和上念过经后,锣鼓喧天将从唐人屋敷抬到街上游行一番,最后在临近唐人屋敷的矢来门的海边上烧掉,算是载死者灵魂回唐土,也算为活人祈祷返航行船安全。这种纪念祈祷形式,被称作彩船烧或彩船流,而日本人则把它叫做了彩舟烧或彩舟流。这种常年举行的彩船流这叫小流,是象征性的,孤独小船在大海之上怕是有危险的,所以彩船烧过之后还是要死者设个牌位寄放在牌位堂中,等存满百位,魂多势众时造个大彩船一起送回,那时的彩船流就叫大流了。

小流已很精彩,大流更是隆重,所造彩船长两三丈,大如真船,船室货舱坐落有序,桅樯风帆齐备,可以航行,船在牌位堂前造,费工时需半月。船中载有许多木人纸人,分别象征船商、船主、掌舵的、掌帆的、施锚的、供海神的、木工、鼓手、炊事员、水手、小厮,还象征着分管唐货交易的各级长崎日本官员、翻译官、搬运唐船货物的日本搬运工……当然载上了亡于长崎的那一百位唐人的牌位。彩船装饰好先请唐人寺和尚颂经三日,再搬出唐人屋敷泊于港岸, 有过一番祈祷和仪式后, 被解缆扬帆,数名水手操操纵着它、数艘小船载着数十唐人屋敷的唐人代表簇拥着它,离岸开航。岸上锣鼓震天响,数百唐人向它挥泪作别,更有成千上万长崎日人赶来观看。彩船航行十里,来到长崎湾口神崎鼻白洞,被一把火点燃,百名唐人灵魂归还故里……

却说那牌位堂里的牌位要存够百位,少则需一二十年多则三四十年,而在临近存够百位时,总会出许多怪异之事,比如一向寂寞的牌位堂里有了叮叮噹噹的声音,那是死灵魂们按捺不住归心似箭的望乡之情的活蹦乱跳欢欣鼓舞;比如活着的唐人会在半夜里听到噔噔噔的上楼梯进房间的响声,睁眼会看到已故去多年的旧船友,会听到“别来无恙,故国家园可有巨变?”之类问候;有好端端的人会无缘无故而死地去凑够那“百”……这种事经能进唐人屋敷的青楼女子的传出及渲染,成了长崎活灵活现版本繁多的“幽灵话”。

话转今日,日本有“盆”节,813日至15,遇上上周则是个大连休。此“盆”乃盂蘭盆会,那期间日本家家户户门前挂上提灯,家中佛坛供上供果,请和尚来念经,将家中先祖、故人灵魂接回来供养几天再送回天国。盂蘭盆会在中国亦称“中元”、“鬼节”,日期为阴历715日。日本自明治6(1873)采用西历后,大多地方将“盆”定在了阳历715日,但冲绳仍以阴历715日为“盆”,而考虑到阳历715日前后学生正在考试期,连阴的梅雨也在收尾,许多地方又将“盆”挪到了阳历815日前后。“盆”的期间,要迎祖先之灵回家供养,举行法事,在外地的子女也正好在放长假期间回老家。“盆”之民间行事各地不同,多数地方都有叫做“盆踊”跳舞纳凉晚会,有的地方会搞大型焰火晚会,有的地方会搞“精灵流”的节目,而长崎的”“盆”和“精灵流”尤其精彩盛大别具特色。

首先是在长崎寺町的寺院群背后的风头山山腹一带,许多墓地上挂满用竹杆挑着的提灯,放鞭炮火花。再就是13日要设摆着先祖牌位和供果的“精灵棚”,许多迎来“初盆”(新近死去、灵魂初次被迎回)的人家及地域组织还要做一条屋形的、龙型的“精灵船”。

早年的“精灵船”是稻草麦草绑成的,质量轻,一人就可扛在肩上跑起来,后改用杉木和青竹绑成,长长的,最前面饰有桃型的镜子似的大牌子,上面绘上家纹、写着家名名。船两边吊满了一排排一串串的提灯,船中竖立着印有“西方丸”“净土丸”“阿弥陀丸”等船名和写着经文的帆,安放着阿弥陀像和观音像,还摆满了供物和造花。那些“精灵船”船体有四五米长,加上前面伸出的写着家名的大牌子和后面的“尾巴”共有七八米长,有的两三船连在一起,就有二三十米长了。多数“精灵船”座下安着可以推动的小轱轳,也有的是可由众人抗起来走的。还有一两米长的迷你“精灵船”,四人扛着即可。

“盆”的最后一天的815日,人们早早将“精灵船”装饰起来,将先祖牌位和新近死者的照片也置于“精灵船”中,将他们送回西方净土,那种行事叫做“精灵流”。

“精灵船”黄昏前出发,但着急的过午就开始出发了。最前面有人举着挂在长竹杆上的“印灯笼”开道,其后有人噹噹噹噹敲着小锣——钲,有人乒乒乓乓放爆竹,再后面跟着家族众人,口中喊着号子或“南无阿弥陀佛”地拥着“精灵船”跑。七八点钟是高潮,到处都是爆竹声响和火花的烟霞,“精灵流”的船队多数先聚向“中央桥”,再行至长崎县厅前,跑到了港口的“大波止”,这条路线叫做“檜舞台”。在“大波止”,人们将先祖牌位、新近死者的照片和提灯取下后,把“精灵船”拉到投入海中……

许多年来“精灵流”有着发展和变化:除去家庭家族外,一个町(街道)或一个团体也会出一条“精灵船”;由于怕堵塞港湾怕污染,近年在海中放了接精灵船的平台,最后统一处理;“精灵船”的制作费用小者数万日币、大者数十万、更有逾百万的豪华船,它在长崎流行已久, “精灵流”于二战中曾一度为节约而被“自肃”;1974年,长崎出身的歌手佐田雅志写了歌曲“精灵流”,流行多年,他又写了小说“精灵流”,后又出现了电影及电视连续剧的“精灵流”。

我于十几年前偶然赶上长崎“精灵流”,看到那些华丽的“精灵船”很是惊奇,但因有事在身,遗憾没能看到它如何“流”。今年(2011) 815日专程来看“精灵流”,不料一日落雨,还时时倾盆,担心它流产,但一当地老太太告诉我它是“雷打不动”的。

早与午,逛了几座唐人寺日人寺,均见有许多人到寺旁寺后墓地洗墓供花。更见到街中路旁,人们已开始在装饰“精灵船”了。下午来到长崎县厅前,等着“精灵流”的来到。附近道路六点封锁,但中央桥那边整装待发的人们早已把爆竹放得乒乒乓乓,有些小的船比较灵活地先出发了,船再小,鞭炮也是震人耳膜的,火花也是耀眼而又烟雾弥漫。六点到, “精灵流”正式开始, “精灵船”一条条接踵而至,像长龙像火龙。那爆竹惊天动地了,妖魔鬼怪除去了,精灵——灵魂可以愉快地回天国了。

“精灵船”五花八门争奇斗妍,以前还有过比试、较劲、争吵呢,现在有警察坐阵维持秩序,大有好转。看到一条“精灵船”,它的像镜子似的牌子上写着“东北丸”,船上安放阿弥陀像和观音像的地方立写“哀悼”两个大字,先头的“印灯笼”上也写着“哀悼”, “印灯笼”后面举出两幅大旗写的是“送东日本大震灾的牺牲者”“东日本,加油!我们也加油!”看到这条“精灵船”,我不由得胸悲慽眼落泪。但听到拥着船的人们是以的鞭炮声送东日本大地震的牺牲者,我又胸生信心面露笑容。

“精灵流”要进行到深夜,我得去巴士中心赶回福冈的车了,在巴士中心前,仍能看到一艘艘“精灵船”往“檜舞台”赶去,我看到一艘名为“钱”的船,那是长崎一片街道钱座町的船,船上提灯写着不少人家的姓氏,它前面打着两个“印灯笼”,一盏写着“钱座町公民馆”,一盏是个将棋棋子,棋子上写着“水田家”大概是那家人中出了将棋高手吧。有一艘船前的“印灯笼”是个大照相机,船名像是个舞台剧组的名字,簇拥它的人都是相貌端正的年轻人,像是在送他们的师傅、导演或团体创办人,船前有两为姑娘搀扶着一位年事已高的老太太在行走,猜想她是她们的师母。姑娘们兴高采烈,老太太也眉开眼笑……

每年参加“精灵流”的“精灵船”,都会超过千艘,长崎人将本来悲哀暗淡的盂蘭盆佛教行事变成了明快欢乐的节日。

有日人百姓日人学者说长崎“精灵船”“精灵流”,有长崎“唐人屋敷”传出来的“彩船烧”“彩船流”的影子,更有人直截了当地说“精灵流”源自“彩船流”。

最新热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