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
旅日侨网

侨日瞧日:我的赌场岁月

  • 2019-02-21 16:49:55
  • 来源:侨日瞧日
  • 作者:duhailing

暑假,我家数台游戏机全天开放,人们轮流上阵,吃了喝喝了睡睡了玩,现场洋溢着好逸恶劳不学无术的气氛。作为上梁,其实我不算很歪,我对游戏没有热情,觉得费时间还不好玩。但是,偶尔我会插进去,每当他们需要赚钱买武器装备的时候——那钱当然是游戏机里的,可以通过打坏人获得,也可以通过去打游戏机挣取(注:都是游戏机里的)。这里我要披露我的一项才华,就是POKA 以及其后的赌大小。我对于POKA 牌有敏锐的感觉,知道留下什么牌剔除什么牌,并且比起大小来胆大心敏,最后连续翻番,短时间内就能帮他们挣出一万金币。

说来话长,之所以培养出对于 POKA 的敏锐直觉,要从20岁时打工来倒叙。其时,上专门学校,放学要打工,打什么工? 总是餐厅、饮茶店。某一日,在新宿某町,找到一份很清闲的饮茶店工作,时给 1000 日元。那饮茶店,不知为何(当然如今就知道了)设在地下,即,从那条小小的巷子, 开门,往下走十几级楼梯,才进入店里。两边都有桌椅,那桌子,是一个游戏机台,就好像一些咖啡店里,往桌子里投一个硬币,就可以玩一次扑克牌或麻将,那种透明玻璃板的游戏机桌子。

说是饮茶店,或说游戏机饮茶店,但客人极少,而我的工作就是在客人来后,送上手巾,并问人家喝什么,端上。由于客人少,我工作的大多数时间是坐着看书。而客人尽管少,店员却有好几名,有店长,还有两个男孩,我记得他们一个来自北海道,一个是青森的。

在没有客人的时候,他们自己玩游戏机,或者用游戏台玩(因为要丢 100 日元进去,小气的我当然不肯玩),但我看得烂熟于心。俗话说熟能生巧,对于POKA 会出现什么排列, 脑子里想都不必想,感觉就颇准确。

在客人来的时候,我送上茶水后,又可以在无人的半边房间看小说。而我当时十分奇怪的,是客人从来不用交茶水钱,岂止茶水,有时候客人玩得晚了,店长还会拿出几张附近饭馆的菜单,让客人点后,打电话叫饭店送来,就连饭钱也不向客人收。

谜底很快就揭晓了。客人来,那个机器就不是100日元一次了,可以放大到许多倍,到底到多少倍,我就不知道了,但北海道青年告诉我,一个客人在机器里输掉几十万是常事——当然就不收茶水和饭钱了。所以,我跑进一个地下赌场去端咖啡了。

现在想想,店里一定是需要一脸无知的女孩子端茶倒水,这可以用来对付警察,让赌场看上去像一个饮茶店。店里还需要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这可以用来对付输钱后闹事的客人。而在隐隐知道这是一些会吃钱的游戏桌子时,我也并未意识到它的违法性。我在那里又打了两个月工,从专门学校毕业时才辞职。

我是准备毕业就结婚的,所以辞职时,店长送了我一本花嫁手册,厚厚的一本,从料理、家务到育儿、近邻关系等应有尽有。北海道青年送给我一套西餐刀叉,至今在我家使用。而对于 POKA 的直觉,那以后也用到过一次。与大堆亲戚旅游之时,在一个游戏机中心,其他人散落在各种游戏机前,而我只会 POKA,直到那游戏机中心的“硬币”哗啦啦流出来,亲戚的孩子们全都目瞪口呆,从我这里一把一把讨去玩,而旁边几个日本人都艳羡地看着我的机器。我好像一个土匪头子,千金散去还复来,感觉很不错。

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首先,你们不要生出让我去赌博发横财的念头,我确信赌博的最终目的都是输而不是赢,比如那次我在亲戚面前很有面子的赢了一把,但最后,还是全都输了回去。谁见过见好就收的赌徒? 赌徒都是输光了才走的。我很聪明理性,所以不去输钱。其次,我的好运似乎仅限于游戏机里的 POKA,无论买彩票还是抽奖,从来都没有我的份儿。而我如今回忆这赌场岁月,觉得也颇有趣,也许因为这些经历,我对于好人坏人的区分很模糊,深知坏人也有时好心肠,好人也有时做坏事。好了,老实快乐做人吧。

最新热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