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
旅日侨网

侨日瞧日:天满宫曲水之宴

  • 2019-01-30 17:31:17
  • 来源:侨日瞧日
  • 作者:longsheng

农历三月三,莺飞草长,人们怀春踏青、对歌赛歌、抒情定情……它自春秋以来即是一个祓除祸灾、祈求吉祥的节日。至汉,确定为上巳节,因为三月三多逢第一个巳日。是日,人们来到河川旁,在春风春水中洗濯除垢、涤荡身心,临水宴饮,叙情欢乐。那临水宴饮有种别致的形式——修禊仪式毕,人们分坐曲曲弯弯的水渠两旁,从上流放下酒杯任其漂流,酒杯停在谁面前,即取之饮之,酒杯古称觞,那种欢乐形式被称为“曲水流觞”。

公元353年三月三,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与亲朋谢安、孙绰等四十二人,在会稽(绍兴)兰亭修禊之后,于亭旁清溪行“曲水流觞”,规定觞在谁面前停下或打转,谁当即兴赋诗饮酒。那次聚会中,有十一人成诗两篇,十五人成诗一篇,十六人交了白卷,被罚酒三杯。王羲之酒中挥毫为汇总一起的诗作序,即为流芳千古的《兰亭集序》。

文人雅士集会活动是魏晋文化的一道亮丽色彩,其中有名的有以“建安七子”为首的邺城西园集会、西晋包括“二十四友”在内三十人在石崇别庐的“金谷之会”和那次“兰亭会”,他们或集会于园林或集会于清泉茂林间。而“兰亭会”将“三月三”和“曲水流觞”融为一体地以文会友,更推动和固定了文人集会活动,《兰亭集序》又成为诗、书楷模,因此人们更深刻地记住了兰亭的“曲水流觞”,也有人将其称为“曲水之宴”。

东海浩瀚,时光久远,曲水之宴这种文人、文学集会形式在很早就流传到日本宫廷,至今也可在京都城南宫和九州福冈县太宰府天满宫等地看得到。

太宰府是一个广域的地名,源自那里曾有一座大宰府。大宰府是从七世纪中期开始,存在了五百余年的统辖日本九州(筑紫九国二岛)的官府,它还担当日本外交事务,曾被称为“远方的朝廷”。大宰府的最高长官叫做权帅,由朝廷任命的贵族出身的权帅并不一定总在现地赴任,那时权力就交给了二把手——大弍。也有属于被左迁为权帅的,就不得不千里迢迢从京都赶来赴任。

公元729年,贵族、诗人、歌人大伴旅人赴任大宰权帥时,以他和曾任遣唐使的筑前守山上忆良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官僚文人的“筑紫歌坛”。 730年正月13日,在大伴旅人家庭院里,举行了一场酒宴,名为“梅花之宴”,来客计大宰府官员、筑前筑后地方官员和寺院高僧31人,每人咏颂一首梅花赞歌,仿王羲之《兰亭集序》做序结集,是为流芳后世的“梅花之歌”,收集在日本文学瑰宝和歌集《万叶集》中。

公元901年,朝廷的右大臣菅原道真因左大臣藤原时平的谗言所害,被左迁到九州任大宰府的权帅,两年后病死于任地。菅原道真是日本平安时代的一位伟大的学者、诗人、政治家,其汉诗尤佳,公元890年,菅原道真曾参加宫中的曲水之宴,作下“近临桂殿廻流水,遥想兰亭晚景春。”汉诗。他死后成了天满天神——学问之神。因为他喜爱梅花咏颂梅花、他京都府中的一株梅树曾一夜之间飞着追随来到主人的左迁之地、他还曾乘坐飞梅渡唐,所以他又成了梅花之神。他的葬地就在今日福冈县太宰府天满宫大殿下,那株“飞梅”已在殿前挺立千百年,每年开花于天满宫梅园六千梅树之首。

公元958年,担任大宰大弍的小野好古,为纪念菅原道真逝世五十五周年,在太宰府天满宫东神苑举行了曲水之宴,始开先河。公元1102年三月三,大宰权帅大江匡房在天满宫主持了曲水宴,结歌集作序中讲到曲水之宴的来由及意义。

初访太宰府天满宫是二十年前来福冈单身赴任时的事,是被人介绍看那里六千株梅树寒日开花,可以清心悦目,看那株“飞梅”可听美丽动人的神话。天满宫梅花一月绽开二月满开,五年前又次想起去天满宫赏梅时已进三月,看到有的梅花瓣已落下枝头,但却意外地在两株梅树下遇到三位古装佳人。说是佳人,是因她们姿色端庄、气质文雅,还穿着雍容华贵的“十二单”。她们随和地任人拍照,我也将她们的丽影摄进了自己的像机中。

“十二单”是日本平安时代宫中女官的着装,是在单衣外面叠上十二层轻而透明的叫做“圭”的和服,我只在天皇家结婚典礼的记录片中看到过,如此近地看到“十二单”想必是遇到了什么大祭。我因径直奔梅花而来,未曾留意天满宫行事预报,过后再看,方知那日宫中举行了一场曲水之宴。那日还得知是太宰府天满宫为纪念菅原道真,自1963年,恢复了很久前就发祥于此的曲水之宴行事,每年三月三举行,为便于游人观看又改在三月的第一个星期天。那日我是下午去的,后悔看到穿“十二单”的佳人是在曲水之宴结束时。

四年前,我早早起身去太宰府天满宫,想看全套的曲水之宴。

尽管六千株梅树中有的已花瓣飘落,率先绽开的千年“飞梅”却压轴似地依旧满开着白花,正午十二点,一队曲水之宴的参宴者从神社社务所经“飞梅”身旁到正殿作“奉献之仪”然后沿着参拜道往东神苑的文书馆走去。参宴者是十位衣冠束带的“殿上人”、三位穿“十二单”的“姬”、三位穿“小圭”的女官,还有两位挎刀执弓背箭的武官卫士,乌帽白袍的巫女,年轻的宫女和执行仪礼的男女官员。那些参宴者均是福冈县出身的文士才女,我将他们都捕捉入了像机镜头。那天我捕捉到的一位“殿上人”竟是电影演员武田铁矢,武田肚中有多少墨水不知道,但他在持续二十余年的电视连续剧《3年B组金八先生》中扮演的热忱于教育的金八老师尽人皆知,是可称文士的。

东神苑的梅林中曲曲弯弯开出一条半米宽的小渠,就是“曲水”了。一点钟,“修祓之仪”在筝曲声中开始,巫女自文书馆内走到苑内设置的舞台(应叫祭坛吧)上行“白拍子舞”,再由四位粉袍紫裙、手持梅枝的宫女行“飞梅之舞”。说她们在行舞是因各十五分钟的长舞,举止优美典雅稳重,几乎没有“跳”的动作,它本身是在“修禊”“修祓”。

筝、笛声又起,是为“盃之仪”。曲水两旁早就铺就一块块红毛毡,参宴者们在司仪介绍中就座。“姬”和女官身着“十二单”和“小圭”,落座是件不容易的事,她们每人身旁都跟了一位妇人帮着整理服装,才令她们与七位红袍三位蓝袍的“殿上人”坐得同样端庄文雅。盃——朱色的酒杯自上流漂下,酒杯到参宴者座位之前,他或她很从容地执笔在一枚叫做“短册”的纸笺上写出一首和歌,然后捧起酒杯将酒一饮而尽,再把“短册”置于酒盃上放入曲水中任其漂走。他(她)们穿得华丽坐得端庄,是猫不下腰的,取盃送盃递笺置笺均有手持细竹的稚童(我想称他们为书童)代劳。两位武官威风凛凛,始终在参宴者身边踱来踱去,像保护官也像监考官。他(她)们写下的和歌最后汇总起来,在巫女的一场“红梅之舞”中分成上下两部时间里由专业歌人朗诵吟唱,直到“终纳之仪” 结束曲水之宴。

我在中国没有看到过曲水之宴的举行,却在日本见此风习,不由喜出望外。日本自明治维新废除农历,许多从中国传来的节日祭日也改到了阳历,太宰府天满宫古代的曲水之宴是按农历举行的,但自1963年恢复的曲水之宴行事是定在阳历三月的第一个星期天的。这一“阴”差“阳”错,使从中国传来的梅花成了曲水之宴的主题。

今年冬寒,梅花晚绽,三月五日,天满宫梅苑的梅花正值满开,幽香满苑,看来能接上月末开的樱花。每年此日,多有细雨,今年却是风和日旭。我早早排队登上为游客搭起的观礼台,一坐两个半小时,把天满宫曲水之宴的过程看得、听得仔细。

今年宴中作的和歌仍多是抒情春风拂面、梅映白红,但听到一首加进了去年落成的九州历史博物馆之句。今年的“殿上人”多了外县几位官厅官员和町长,女官中有福冈县的副知事。“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今年的“姬”比例年多出两位。最外层是紫色的“十二单”的“姬”由三位密司福冈担任,一位最外层是湖蓝色的“十二单”的、将长发梳起的,该是正出嫁之“姬”,大概是象征最近出嫁的纪宫公主吧。一位最外层是葱绿色“十二单”的“姬”是从长崎来的一位中国留学生。

观看天满宫的曲水之宴,虽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换作小桥、流水、庭园、梅花,却也另是一番幽雅,我虽未傍廻水而坐、手中也无盃可举,也算一次附会风雅。

最新热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