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
旅日侨网

清谈社深度访谈:疫情之下“Uber Eats”从业者的无奈

  • 2021-01-08 12:49:45
  • 来源:日本头条

(日本头条讯)在日本市区经常能看见“Uber Eats”的外卖员,背着方形包疯狂地踩着自行车的景象。由于新冠疫情影响,政府呼吁群众减少出行,这使得人们对配送服务的需求激增。与此同时,新冠疫情导致了失业的人数增加,这也使大批人员涌进外卖配送行业。然而,外卖配送人员数的急剧增加,也导致各种问题频繁出现。被视为自营业者、与“Uber Eats”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配送员,其劳动和赔偿问题也成为大家讨论的话题。

(图片来源:清谈社)

据清谈社报道,隶属于某剧团演员的须田康夫(化名,34岁)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影响,平时兼职的拉面店也受到了影响。在前辈的介绍下,我开始做起了uber的配送员。但由于入行较晚且竞争十分激烈,几乎没有赚到什么钱”。

记者了解到,须田先生经由前辈介绍,加入了“Uber Eats”。前辈表示,如果工作效率够高,一个月可以赚到十几万日元的工资。于是须田先生立刻交了4000日元押金,拿到了“Uber Eats”专用的方形配送包,正式开启他的配送生涯。然而好事多磨,须田先生把包绑在自行车上放在家门口后第二天,包就被人偷走了。

(图片来源:网络)

据悉,由于配送员激增,被称为“Ubag”的“Uber Eat”专用配送箱供不应求。这导致了一批专偷“Ubag”的人出现,“Ubag”得手后立刻在二手网站上高价转卖从中获利。

虽然须田先生的开局很不顺利,但获得前辈的帮助后,还是磕磕绊绊的开始了他的配送工作。须田先生前往外卖配送频繁的新宿和大久保一带,接到了第一份工作“送炸鸡”。之后他花费约两个小时配送四盒炸鸡,赚取了约2000日元的工资。他表示,“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单靠外卖配送,想过上体面的生活是相当困难的”。 

据了解,配送员的报酬是浮动的。与餐厅的收货费、给顾客的送餐费、以及根据送餐过程中的距离长短的费用之和。此外,订单高峰时段还增加了奖金政策,此时配送一单的报酬将是平时的1.1-1.5倍。 

(图片来源:清谈社)

须田先生表示,“以前奖金政策实行的频率很高,然而由于配送员的增多,最近几乎没有类似的配送单发布了。而日本顾客没有给的小费的习惯,所以最后只能靠送短途单来赚钱”。

记者了解到,有一种高效率的配送风格叫做“麦当劳地藏”。由于麦当劳的门店数量众多,所以送货范围仅限于附近的短途地区。于是配送员就会在麦当劳附近订单,通过重复的短途配送,高效赚钱。而大量配送员的聚集,也难免会导致肢体冲突的发生。

(图片来源:网络)

对于配送员来说,往往是餐厅比顾客更麻烦。在“Uber Eats”系统中,当顾客下单后,首先会将订单发送到餐厅,餐厅会预测烹饪时间,并选择送餐人员,当食物准备好后就可以来餐厅取餐。但当配送员到达某些餐厅猴,菜还没做好。配送员们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等待。但从客户的角度来看,这意味着配送员的交货时间晚了。

使用“Uber Eats”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但在“Uber Eats”内部,餐厅、配送员、似乎都有自己的苦衷。

(编辑 悠米;责任编辑 罗宾逊)

最新热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