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
旅日侨网

聚焦中国性少群体“骗婚”现状 同性婚姻合法化前景如何?

  • 2020-08-25 12:08:59
  • 来源:日本头条

(日本头条讯)在“传宗接代”观念根深蒂固的中国,数以千万计的同性恋者正在为结婚生子而苦恼。目前,以年轻人为中心,中国社会对性少数群体的偏见有所淡化,但仍有很多人无法向他人袒露性取向,有近8成同性恋者被迫与异性结婚,“骗婚”、“同妻”、“同夫”现象屡见不鲜。同时,男女同性恋者之间的“形婚”、人工代孕等社会议题也引人注目。对于性少数群体来说,无论哪个选择,都渗透着无奈与苦恼。

(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西日本新闻报道,同性恋于1997年在中国被去罪化,2001年,同性恋也从“精神疾病”中除名。即便如此,目前仍有不少父母将同性恋子女强行送到医院,接受所谓的“治疗”。在中国相对高压的环境下,不少同性恋者不得不隐瞒真实性取向,选择与异性结婚。

困难重重的“形婚”——婚后纠纷难以避免

“在上海有没有能和我形婚的女同?”——在微博上,这样的“求助信息”并不少见。

形婚,顾名思义,指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形式上的婚姻。来自上海的一名男同性恋者小张,他表示父母都是七八十岁的高龄老人,所以结婚的压力非常大。据悉,小张是养子,养父母的亲生儿子死于一场交通事故。如果养父母知道小张是同性恋者,两人必定备受打击。

其实小张的同性恋人表示并不希望他形婚。但迫于家庭压力,烦恼之余,小张仍不得不决定形婚。他从2年前便开始寻找形婚对象,目前为止有四位女同性恋与他联系过,但只有一人目前在上海。但因对方的同性恋人强烈反对,后来也不了了之。

其实形式结婚也伴随着各种纠纷。比如,婚后女方通过人工受精怀孕,因为怀孕分娩带来身体上的负担,女方向男方索要巨额补偿、婚后财产纠纷的案例也层出不穷。尽管如此,小张称他并不介意,他表示他会在婚前与对方协商后立下合约,避免经济纠纷。

当记者询问小张是否会因为形婚而对父母感到内疚时,小张表示,形婚是善意的谎言,他只是完成了父母给他的“任务”。

(图片来源于网络)

煎熬难耐的“骗婚”——悔不当初

上海的小徐于2012年与相亲对象结婚,现在已经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看似幸福的婚姻对于小徐来说是一种煎熬,因为他真正喜欢的是男性。

小徐婚前曾与多名男性交往过,甚至现在也与同性友人保持联系。为了不让妻子发现,手机记录都要马上删除。小徐的婚后生活非常压抑,他无法向相伴8年的妻子坦白自己的性取向。

在中国,同性恋的妻子被称为“同妻”,据推算国内约有1000万名同妻。据报道,中国曾有过数起同妻在得知丈夫性取向后自杀的案例。

小徐曾试探过妻子,妻子说,如果他是同性恋,她会选择离婚。活在欺骗中的小徐觉得越来越喘不过气,他说当初应该和女同形婚,不应如此欺骗妻子,也没能活出真正的自己。

(图片来源于网络)

“传宗接代”的压力——不得不选择代孕

“我不会和异性结婚,因为无论怎么伪装,总有一天会暴露的。”深圳市的小安对形婚和骗婚都表示了强烈反对。他的同性恋人在形婚后仍被父母逼着生孩子,精神上被逼得走投无路。因此,小安决定走上“海外代孕”之路。

在中国,代孕仍是违法行为。于是小安在允许代孕的俄罗斯创立了一家人工代育公司,为不孕不育的夫妇和性少数群体提供代理生育服务。

据小安透露,他本人在2015年从一名德国女性处得到了卵子,并成功培育出三个胚胎。胚胎随后被植入一名泰国的女性子宫内,他付给了泰国代孕母亲20万人民币(约合300万日元)。目前三个儿子都已满5岁。

“我的妈妈是谁?”面对孩子的提问,小安都会毫不掩饰地告诉孩子实情。

由于疫情的影响,小安的同性恋人一直滞留在俄罗斯,但每天晚上他都会与孩子们视频。他表示,儿子们对有两个父亲这件事没有任何疑问,很自然地接受了。

去年,小安的公司成功代理生育了300多名婴儿,同性恋者的委托仅占整体的一成左右。但生活在偏见颇深的小城市和农村的同性恋人,即使选择代孕后,养育孩子仍是困难重重。虽然小安表示他经济独立,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如此坚强。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中国家庭内出柜仅占5% 8成同性恋选择结婚

去年,在修正民法典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在网上征集意见,中国有很多人提议允许同性婚姻合法化。虽然最终并未实现,但也有不少性少数群体表示“我们终于可以发声了。”

性少数群体组织“北京同志中心”的辛颖表示,中国目前也展开了关于性少数群体的权利运动,不过偏见依然存在。因为缺乏科学的性教育,中国的父母和亲友对于性少数群体并不友好。

联合国在2016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同性恋对亲友出柜的的仅占5%,有8成的同性恋者选择和异性结婚。在小城市、农村等偏远地区,这种现象更为少有。虽说因为歧视和偏见,无奈之下选择“骗婚”,但这种欺骗他人的婚姻,北京同志中心表示并不支持。据调查,近年来不结婚的年轻人也日益增多,选择“骗婚”的同性恋者也开始减少。

(图片来源于网络)

遵循自己内心的声音 坚持就会有结果

目前,同性婚姻合法化、性少数群体的人权保障在全球范围内已是大势所趋。在亚洲,亦有多个国家和地区通过了同性婚姻法。

在中国,去年人大常委会在立民法典向社会公众征集意见时,也收到了大量性少数群体呼吁同性婚姻合法的提议。虽然未果,但性少数群体已经可以为自己发声。

今年,杨丽萍徒弟水月与同性爱人的婚礼在网络上也引起广泛关注,性少数人群也逐渐走进了大众视野。

专家表示,中国政府并不想被世界称为“最后实现婚姻平权的国家”,但中国的同性婚姻合法化仍需时间。由于“骗婚”、“形婚”、“代孕”带来了诸多社会问题,关于同性婚姻的议题也开始被社会大众所重视。

遵循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声音,活出自己,的确需要巨大的勇气。无论对于异性恋还是同性恋来说,只要每个人的观念发生一点改变,我们的社会就会有所改变。无论如何,多元、包容、理解,一定是现代社会永恒的主旋律。

(文本编辑 马里奥;责任编辑 爱玛)

最新热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