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
旅日侨网

新报评论:东京都知事小池高票连任,靠“面子”还是靠“里子”?

  • 2020-07-11 10:00:00
  • 来源:东方新报
  • 作者:梅岩

7月6日,日本东京都知事选举确定开票结果,小池百合子以366万票的史上第二高票当选,连任东京都知事。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小池虽在选举中获得大胜,但她的胜出并不是因为在东京都知事任内政绩出众。

小池在东京都知事任上的最重要事项是筹办东京奥运会。为了举办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奥运会,东京投入巨资,招致质疑,人们担心投资难以得到相应的回报,东京乃至日本的经济都会被“后奥运综合症”拖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奥运会被迫延期,经过与国际奥委会讨论,东京奥组委决定“简化”办赛,这虽能减轻日本的办赛负担,但又会让这次奥运会难以达到预期。在疫情防控方面,东京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紧急事态宣言”解除后,东京疫情出现反弹,近来更是连续多日新增病例超过100例,为了应对反弹,日本可能再次使用限制聚会和商业、娱乐活动等强制措施。

小池再次赢下东京都知事选举,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对手分散,且实力太弱。这次选举的候选人达22人之多,其中,已参加过四次东京都知事选举的日本律师联合会前会长宇都宫健儿是小池的手下败将,刚刚成立不久的小党派“令和新选组”党首山本太郎在政坛上影响力很小,前不久的众议院选举中,山本还落选了。面对这样的对手,曾是小泉纯一郎得力干将,和安倍晋三、麻生太郎等人长期共事的小池显然优势明显。

二是小池的选举技巧高超。小泉纯一郎当年能够在政坛上掀起“小泉旋风”,一举打破吉田茂、田中角荣等人塑造的“数量既权力”格局,小池的作用不可忽视。小池曾担任电视主播,在海湾战争期间一跃成为全国知名的“美女主播”,她擅长吸引观众眼球、把握大众心理,她帮助小泉塑造了改革者和格局颠覆者的形象,还让“改革无禁区”的口号深入人心,小泉也借此争取到了对自民党传统政策不满的选民的支持。这次知事选举恰逢东京疫情反弹,小池以“避开导致疫情扩大的三密”为由,放弃了街头演讲等传统拉票形式,转而在社交网站上开展宣传,同时还把更多时间花在疫情防控事务上,在选举方面尽量低调。这样的做法让人们看到了她全力应对疫情,而不是只关心选情,因而对她的好感度大增。

东京是日本经济、政治中心,又是日本最大的城市,去年东京都预算就高达7.4万亿日元,正因如此,东京都知事也被视为日本最具实力的人物之一。能够以历史第二高票连任,足见小池在日本政坛上仍拥有着极强的影响力,但连任之后,小池仍将面临严峻挑战。首先,小池必须处理好东京奥运会相关事宜。虽然各方都在为办好“简化版”奥运会而积极奔走,可东京为奥运会投入的资源太多,奥运延期牵涉的问题也太复杂,延期后的奥运会很有可能变成一个“烂摊子”。作为东京都知事,小池必须一面安抚对奥运延期不满的市民,一面寻求降低办赛开支及增加收入的办法,同时,还要尽力让“简化”后东京奥运会成为一届“简而不陋”的赛事。

要确保奥运会在明年夏天顺利举行,小池还必须找到让东京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办法。即便是“简化版”奥运会,也会有大量运动员、记者和工作人员聚集在东京,赛事筹办期间,东京各地也要施工。要保证施工进度,还要防止疫情加剧,东京必须尽快抑制疫情反弹势头,并找到在解封、复工过程中防范反弹的办法,这样的任务并不轻松。

经济方面,小池也需有更多作为。疫情对日本经济冲击极大,日本的对外出口和观光产业受打击最重。东京是大企业聚集之地,观光产业也很发达,要减小疫情对东京地区经济的影响,除了依靠日本政府的“紧急经济对策”外,东京也需及时做出调整。产业和人口过于集中是东京的老毛病,上世纪中叶,日本就开始推行“环太平洋经济带”计划,希望能将东京、大阪、名古屋等城市的工业生产分流到太平洋沿岸各地。近些年,日本又开始推动地方经济振兴,主要内容也是要引导企业把生产基地转移到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东北、四国等地区。日本全力推进这些计划,可成效不佳,地方对大型企业的吸引力依旧不足,东京的过度集中问题也越来越严重。疫情对日本经济的影响可能会长期持续,要在疫情期间保持生产,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集中于一地的生产分散到多地。要提升企业应对疫情干扰的能力,东京需加速经济转型,推动企业实施化整为零的发展战略,这也能帮助东京缓解城市病。

小池靠选举技巧赢得高票,但也暴露出难以提出有吸引力的议题的问题。实际上,这一问题不止存在在小池身上,小泉改革之后,日本政坛就进入了一个漫长的议题空白期,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都很难找到日本未来发展的方向。正因如此,很多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不再关注“国政”,而是把目光转向地方,希望能在地方政坛上做一些实事,以便赢得更多人的支持。除小池百合子外,担任过大阪府知事、大阪市市长的桥下彻,因“铁腕”抗疫而引起人们关注的北海道知事铃木直道等地方政治人物都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小池原是自民党大佬,但在党内势力较弱,又和前总裁谷垣祯一等人意见不合,因此退出了自民党。她以无党派身份参选东京都知事,也是想借在地方施政积累实力,突破困境,可她至今仍无法跳出“剧场政治”。小泉改革时,提出种种口号、政策,吸引了大批选民,可他的改革虽然热闹,却最终没有留下太多实绩,因此被批评为“剧场政治”。小池在小泉手下时,就是负责“包装”,也是一位“剧场政治”大师,她用这样的手法赢得了选民支持,可在实际施政中,就显现出方向感缺失和推动力不足。要突破这样的局限,就需要不再只关注选民心理和利益分配,而是着眼未来发展,找到为日本解决老龄少子化、经济增长乏力、财政重建难度大和疫情影响经济等新老问题的办法。如此才能激活日本政坛的一潭死水,也才能真正凝聚起民众的改革共识。

最新热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