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
旅日侨网

“我28岁,打三份工,养不起女儿”日本300万贫困女性的真相:努力改变不了命运

  • 2018-12-27 15:18:21
  • 来源:旅日侨网
  • 作者:旅途东京

如今说起日本女性,人们想起的,可能是东京街头打扮精致的都市白领、不被年龄定义的中生代美人、即便80岁也化着得体妆容的老奶奶...... 她们就像日剧里光鲜亮丽的女主角,独立又美好。迷人的外型代表着令人向往的生活方式,也因此而备受推崇。

随着日本老龄化现象严重,日本政府越来越宣扬“活用女性”,提高女性就业率以促进经济复兴。看起来,社会朝着男女平等的方向越变越好。

可揭开这层平权面纱,现实发生的一切,才是真真实实的不平等:在日本,每三名女性中就有一人处于贫困状态。 提高了女性就业率,反而有更多女性贫困潦倒? 这个吊诡的问题,NHK纪录片《调查报告 女性的贫困 “新型连锁”的冲击》也许能揭秘。

“我14岁,辍学,住房不到2平米” 收留无家可归者的廉价网吧里,住着一家三口:41岁妈妈、19岁姐姐彩香和14岁妹妹小萌。 她们在这种不足2平米的小隔间里,已经住了两年半。

10年前母亲离婚,独自抚养两个女儿长大。去公司面试,却因“单身妈妈不能把精力全放在工作”,而屡屡被拒。 她只能一人打两份临时工。但微薄的收入,根本无法支撑三口人的基本生活。 因为没钱,姐姐高中便辍学,在便利店打工,妹妹也已经半年没去上学。每月挣来的10万日元加上母亲给的几万日元,就是两姐妹的生活费。

本该是读书、追梦的任性岁月,姐妹俩却发现:除了懂事,自己别无选择。 “妈妈为了我们起早贪黑地工作,我想让妈妈过上宽裕点的日子。”

为了省钱,她们一天只吃一餐,面包要撕开两半分着吃。

实在饿到不行,就喝店里的免费饮料支撑。

卑微挣扎着活下去,盼望20岁能从这里搬出去。 10多岁的青春年龄,却已经被长年的贫困腐蚀了乐观与活力:“虽然明白有很多事必须去做,可等到要采取行动,马上就会变得很悲观,什么都做不了。”

“我24岁,海归,只能端盘子打工” 24岁的村上悠,大学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2年来,只能以合同工、兼职等方式维持生计。 她在国外留过学,现在却拿着时薪800日元的服务员薪水。

她认为读书可以改变命运,所以为了读大学,申请了516万日元的助学贷款。现在,贷款重压却时刻压迫着她,喘不过气来。

大学时,村上悠对未来充满了幻想:“等毕业后,我会找到一份正职,然后努力工作、慢慢晋升,过上好日子。” 现在,她却只能自嘲:“还想着我应该是作为客人出现在餐厅里的,没想到是以这种形式。”

贫穷的可怕在于,你彻底放弃了对未来的想象。 这个24岁的女生,被生活榨干了所有精力,一个人活着已经够累了,她不想再考虑结婚生子的问题。

“我28岁,单身妈妈, 打三份工却养不起女儿” 28岁的广田敏之,是一名5岁女孩的母亲。女儿1岁时,她和丈夫离婚,成为了一名单亲妈妈。 像很多女孩一样,她毕业后也一直在打工,做过上门推销、也做过服务员。现在每个月靠着5万日元维持自己和女儿的生计。

过低的收入,根本无法保障女儿的未来。看着女儿稚嫩的面孔,她心酸不已:“孩子走的路,我希望能支持她。”

所以,她去了三年制的高等职业学校进修,考取保育员资格证,希望能获得一技之长,有更安稳的生活。这期间,国家每月补助10万日元生活费。 同时,广田一边带孩子,一边兼职几份工作,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

可也因为太勤奋工作,收入一不小心超过了领取全额补助金的标准。每个月的补助金,少了三万元。

广田无奈道:“想着更加努力地工作之后,结果却过得比之前还辛苦。”

面对奖懒罚勤的奇葩制度,广田也只能默默忍耐。她目前最大的愿望,是能存够钱供女儿上初高中。

然而,一个母亲最简单的愿望也无法达到——每个月过得紧巴巴,还是存不下钱,将来究竟能怎么办呢?

在日本,独自抚养孩子的女性在逐年增加,人数已达124万人。其中,20多岁的单亲妈妈中,有80%年收入不到114万日元。 因为没钱负担孩子的教育,孩子只能辍学甚至打工挣钱,来缓解家庭的经济压力。 这就是所谓的“贫穷代际传递的连锁反应”。穷就像遗传病,一代接一代地传染。

“越努力工作,越穷” 故事里的女性,并不是极端个例。东京的夜晚里,打扮精致、拖着行李箱的都市女性成了一道常见风景。 只不过,女生们前往的目的地不是机场。她们的行李箱里装着所有家当,寻找着24小时营业的咖啡馆、廉价网吧过夜。

因为外表干净得体、化着淡妆,没人会料想到她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她们的窘境,被称为看不见的“贫困”。 在日本,有近300万女性(15~34岁)低于贫困线,即每三名女性中就有一人处于贫困状态(年收入不如200万日元)。

看到这里,不免产生疑问:为什么日本女性努力工作,却越变越穷? 据日本国税厅公布的薪资统计调查,日本男性平均年薪为502万日元,而女性只有268万日元。这种悬殊的收入差距,是由日本男尊女卑的社会桎梏造成的。

1999年,政府出台了男女共同参与社会基本法,女性逐渐投入职场工作。然而同一年又修改了劳动者派遣法,基本上所有行业都能实行派遣制,以此缩减工资成本。 从1987年到2012年,15岁到34岁的年轻女性中,非正式员工的比例从20%上升到47%。

这导致一个怎样的问题? 看上去日本女性的就业率逐年提高,却实际上收入少得可怜,甚至越忙越穷。与此同时,低收入又使得她们无力缴纳社保费用。

2000年-2014年日本女性就业率曲线 更别提女性面临的职场歧视,企业总是将更有升职机会的“综合性岗位”安排给男性。而女性更多被分配到“一般职位”,做着文员等重复而无望的工作。 没有钱,也没有任何自我价值可言。近一半的女性,被输在了职场的起跑线上,成为廉价劳动力。

难道是女性天生能力比男性差,只能打杂?也许,不是天生,而是人为。 今年8月,东京医科大学被曝出,为了降低女性的录取率,已经连续7年,在入学考试中给全部女生扣分。 女性从2010年10%的考试合格率,降至今年的2.9%。他们对此给出的解释是:“如果她们结婚怀孕,会对工作产生影响。”

那些本来有望成为医生的女性,也许就这样被放弃,为了谋生只能去便利店打工,或者称为企业里受人指使的非正式职员。 发现了吗? 在男尊女卑的社会里,鼓励女性就业,更多是迫于经济不景气,而不是为了改善男女不平等的现象。 这些问题换在“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年代,并没有很严峻。男性作为正式员工,有终身制的稳定工作,可以一个人支撑起全家生活。女性打工,多半也是为了补贴家用。

可随着社会环境的变迁,越来越多的女性从家庭走进职场、选择单身或离婚,却没有一个合理的就业环境,支持她们作为独立个体重新生活。 甚至演变成,社会对女性的要求越来越苛刻:既要工作挣钱养家,还要做家务、照顾家人子女。

贫穷的悲剧,折射的是日本当下女性的普遍困境—— 她们从出生那一刻,就被迫承受更多重担。照顾孩子、伺候丈夫,没有合理制度保障,一切都视为理所应当。 她们从出生那一刻,就被剥夺应有的权利。接受高等教育、与男性同工同酬、平等的家庭与社会地位...... 真实的世界,对女性从来就不公平。 而这样的“贫穷”,一步步地埋葬了,每个女人本该属于自己的人生。

最新热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