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
旅日侨网

日本《“反中”亡国论》作者:即使遭猛烈攻击也要写这本书!

  • 2021-07-31 14:16:12
  • 来源:环球时报

“离开中国,日本恐将无法生存”“‘脱中国’无法成就日本的繁荣”……在日本右倾化和亲美趋势愈发明显的背景下,日本拓殖大学海外事务研究所教授富坂聪在新著《“反中”亡国论》中表达的这些观点引发广泛议论。

该书封面上写着:“日本离开中国无法生存的真正理由”“最强中国观察家向日本人彻底解说,正确看待中国的方法!”相关评论认为,“日本嫌中反中的调门已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有必要从一个全新视角重新思考日中关系”。

日前,富坂聪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日本对华存在误判,而一旦脱离与中国的正常交往,日本就要“吃大亏”,受到严重损失,书名里的“亡国”主要是这层含义。他还强调,日中两国应加强交流,消除误会,充分利用目前亚洲的发展机遇期,实现双赢。

图片图片:富坂聪新著《“反中”亡国论》)

“即便遭到猛烈攻击,也要写这本书”

环球时报:在当前的日本对华舆论氛围下,您为何会提出“‘反中’亡国论”,提醒日本民众“日本离开中国无法生存”?

富坂聪:外交当中最大的问题在于国民之间的感情碰撞,日中两国国民感情一旦陷入相互碰撞的状态,对日本和中国来说都是损失。现在日中之间已出现这种碰撞苗头,说明两国关系开始滑向一种消极状态。为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我出版了新书《“反中”亡国论》。

环球时报:新书最想传递的信息是什么?

富坂聪:世界的发展引擎在亚洲,但这个红利期是有限的,如果不趁着这段时间获取利益的话,接下来的发展引擎有可能转移到非洲或者世界其他地区。我们可以看到,域外国家正纷纷加入亚洲的利益争夺战中,这让情况变得日益复杂。我认为,日本和中国作为两个亚洲强国,“互相伤害”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国家应管控“引发纷争的种子”,不要错过难得的发展机遇。特别是对经济增长放缓的日本来说,在这段红利期内获取最大的经济发展是当务之急,这甚至关乎日本的未来。

环球时报:在当下的日本出版这样一本书是否需要勇气?

富坂聪:是的。在日本,批判中国的论调依然甚嚣尘上,日本国内的知华派正在遭遇逆风。众所周知,日本的媒体生态以商业新闻为主,可以理解为“贩卖新闻”。也就是说,读者喜欢看什么,记者就写什么。像是“中国错了”等关于中国的负面报道很受欢迎,这也是当前的主流论调。

图片日本拓殖大学海外事务研究所教授富坂聪)

擅长营销的人只要跟着主流“一起说中国坏话”就好了,这种方法既省力又赚钱,但这样做有一个风险——万一今后中日国民感情发生激烈碰撞,两国关系陷入僵局,对谁都没有好处。我希望在“双输”事态发生之前,提醒日本认清现实,不要感情用事。

日本人总是认为“要和大家保持一样的想法”,不太能接受不同的观点,这在国际社会上实属异类。在这种情况下,我的想法可能因为“非主流”被认为是错的,反而遭到猛烈攻击。即便如此,我还是会继续强调同样的观点。因为和中国“斗争”对日本来说没有好处,我必须在日本后悔之前,提醒可能产生的后果。

日本往往倾向于从正误、感情等层面判断国际问题,这很容易掉进巨大的陷阱里,日本外交也曾因此失败。实际上,国际社会的关系根据利害得失发生变化,需要冷静判断,而这对习惯于“非黑即白”的日本人来说很难。

“反中”会让日本“吃大亏”

环球时报:如何看待日本国内的“脱中国论”?

富坂聪:虽然有人大肆渲染“脱中国论”,但考虑到实际情况,认为可行的人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因此这种论调在日本也不是主流。光是中美“脱钩”就足以给日本造成严重影响,要是“脱中国”,日本根本没有别的发展余地,经济肯定会受到致命一击。所以,所谓“脱中国论”根本不可能实现。

图片

环球时报:日本“反中”的话,真的会像这本书的名字一样,导致日本“亡国”吗?

富坂聪:“反中”情绪高涨的话当然会“亡国”,只不过这里的“亡国”不是说日本这个国家彻底没了,而是说日本要“吃大亏”,受到严重损失,书名里的“亡国”主要是这层含义。

环球时报:日本大肆鼓吹“中国威胁论”,日本真的怕中国吗?

富坂聪:害怕。日本有“中国恐惧症”,主要原因之一是:虽然有些过度担忧,但是日本人担心“尖阁诸岛(即我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会被夺走,将来“挨欺负”。而实际上,从中国的立场来看,中日之间围绕该争议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解决的,主张“搁置争议”。但同样的问题在日本看来,好像中国很快就要来“夺岛”。日中双方听到对方观点的时候都会感到“吃惊”,正是这种“吃惊”的不断累积,形成今天的这种局面。我认为日中之间还是应该加强交流,消除相互间的误会,充分利用亚洲的发展机遇期,实现双赢。

“因为美国压力,日本不再暧昧”

环球时报:如果说日本此前还试图在中美之间谋求平衡的话,其近来表现则给外界以过于“亲美”的感觉。您对此怎么看?

富坂聪:这种感觉没错。因为受到来自美国的压力,日本之前的暧昧立场不再被允许。在面对这种压力时,日本如何做出现实的选择尤为重要。我在书中也提到说,对于美方声称的所谓“强制劳动”“种族灭绝”等问题,日本如果无法确认的话,就应该谨慎对待。

图片

国际关系可以看作是“活着的生物”,特别是大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受到利害得失的趋势,存在突然转圜的可能性。只要利害关系一致,即便是现阶段无法想象的情况也有可能发生。比如,现在看来中美关系可能处于长期对立的关系,但也不排除两国关系因某种契机回暖。可日中关系一旦损坏,就不可能迅速恢复。举例来说,倘若日本和中国陷入真正的对立状态,对日本来说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所以在对华政策上感情用事,对日本来说非常危险,一定会有损失。

在我看来,日本对于中国的理解完全不够,在判断是非对错之前,连足够多的信息都没有收集到。我在《“反中”亡国论》一书中介绍了很多我对中国的认识,希望可以作为面向日本社会的信息补充。但最终还要看日本读者如何理解和思考。

环球时报:日本是否意识到了这些?

富坂聪:没有,日本人不善于这种思考。比如遇到某个问题,经常有人问我:“这是谁的错?”这让人哭笑不得。如果所有问题都能给出简单答案,很多事情就不用费心钻研了。中美等国相对来说习惯于辩论,也习惯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即便不能接受对方的观点,也能了解对方的想法。但日本一直以来都是老师告诉学生“只有一个正确答案”,所以日本人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追求那一个所谓的“正确答案”。我经常对学生说,在社会上,很多问题没有答案,立场不同答案也不同。可是日本人已习惯这种思维方式,很难修正。这也就要求所有人保持统一的“正确答案”,不允许有其他想法。

“日本没有真正理解台湾问题的重要性”

环球时报:日本此前在台湾问题上表现相对克制,但近期日本政客频频就台湾问题发表不当言论,这是否表明日本对台立场发生变化?

富坂聪:日本政客近期关于台湾的发言,我个人也不太理解。可能有的政客认为,这样做有利于其自身的政治利益。可以明确的是,在“尖阁诸岛(即我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问题上,日本明显想要把美国牵扯进来,因为美国此前的表态比较暧昧,日本想要确认美国的态度。但是在台湾问题上,我不认为日本想要积极参与其中。日本无非想要利用台湾,将其作为某种要素,为日本在海洋问题上谋求更有利的局面。

说到台湾问题我想多谈一点看法,实际上日本没有真正理解台湾问题的重要性。1972年的《日中联合声明》中明确了一个中国原则,但不得不说日本人对此知之甚少,因此很多日本人不能理解中国为何把台湾问题看得如此重要。

我认识的一些日本外交问题专家在电视媒体上宣传中国的主张,遗憾的是这些声音始终不能成为主流声音。日本人对中国缺乏兴趣并非莫须有的谎言,在普通日本人的一天当中,为养家糊口疲于奔波,不可能利用休息时间重读《日中联合声明》。即便有人愿意花时间向他们解释,他们也未必愿意去听、去了解。所以尽管在日本强调中国的对台主张,日本民众还是很难理解这个问题有多严肃,中国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如此敏感。

原子弹爆炸给日本的战前战后划出一道清晰的分界线,但是很多人不了解中国的历史,更不了解二战后的中国内战,想要加深日本人对台湾问题的看法还需要思考某种方式。或许,日本人无法站在对方立场上考虑问题也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

最新热读排行